錢如果不用在教育上,一定用在監獄上


文:希望青少年多元適性發展協會秘書長
     鄭廷斌

到台南善化去跟一些校長,主任與夥伴們報告, 我分享洪蘭教授說的話:「一個國家的錢如果不用在教育上,一定用在監獄上」。

童年與青少年時期只要二年的額外照顧就可以避免以後很多的社會成本, 只是需要時間,需要更多人與經費的投入,孩子們的改變才會有更大的空間與機會。

“青少年輔導與教育, 靠的是社會的各種人才與資源投入 ,以及更多人的捐款贊助 ,否則光靠少數人或一個團體, 可能3-5年後就吹熄燈號了, 有時我們只要少吃幾頓大餐好料省下的錢, 就可幫助孩子, 讓他們有轉變的可能。

我們的孩子長大會遇到誰,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 但是我相信 ,幫助別人的孩子,就是幫助自己的孩子, 這將會形成一個善與愛的循環,一個已退休的輔導主任, 曾很有自信的告訴我, 在他任內每個畢業走出校園的孩子都會是帶著笑容的, 他做了近20年的輔導主任退休, 沒有多少人知道他過去曾經是流氓, 後來被不放棄的老師拉回來。

成立全成教育發展協會的許嘉富學長, 年輕時也嗆老師,非常不乖 ,誰知道今天他將所賺的錢都拿來協助故鄉的孩子。 國中中輟, 混幫派的獵人「阿雄」, 過去是家裡與部落頭疼的人物, 誰知道現在變成部落傳承文化, 教育孩子傳統的靈魂人物。

十八般武藝只要有一樣有興趣或會就ok了, 即使現在沒感受,但是3-5年、10年20年或未來某一天有感受就值得了!不盡心於教育與輔導, 孩子們永遠沒機會,但是我們只要種下種子就有機會, 誰知道哪天會開花結果呢?

就像誰知道年輕時不學好不愛念書的我, 今天會來做這些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