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夏交際


文:全成教育發展協會總幹事
     胡清旺

 

山城的蟬 喚醒這一季的綠

芒果熟了

卻 非是七月

問蟬偷跑 喜悅否?

民國94年初任校長,在師傅周博川校長的指導下,選任規模最小的左鎮國中服務。初期,很難適應偏鄉孩子的求學態度,急躁的想一夕翻轉,拉近城鄉差距。有回與學生對話,問其為何不更積極學業,將來可以改變居住環境?學生的答案,讓我徹底調整辦學核心價值,「校長,我們住在草山,種竹子挖筍,種水果養家,我們每天都很快樂,這有什麼不好?」。

我習慣在升旗完後,講小故事與學生分享,有回談到「飢餓30」,也跟學生說明,我們某天來實施飢餓30。會後,當大部分學生已衝向操場,有兩名學生,到校長室拜託我,可以別實施飢餓30否?從他們焦慮的眼神中,我看到青春年少不該有的惶恐。「校長,很多日子裡,我們只有在學校的午餐,吃的才算豐盛,才能吃得飽,其它兩餐不見得每天都有!」我忍住淚水,跟學生說抱歉,讓它們擔心。因此,我下定決心,一定要讓這些孩子,能夠三餐溫飽。訂定學校願景,勤學、健康、快樂。我開始向親朋好友、公司行號、政府或民間慈善機構等等,開始尋求贊助。經中國時報大幅全國版報導,獲得不少旅外事業有成的左鎮鄉親、及各界的善款與資源,也因此結識許董事長嘉富兄。他在台北經營功福企業,事業有成,因為中時的報導,隔天就到左鎮,與我詳談甚悅,資助10萬元,改善學生午餐,學生從此才有3菜1 湯,偶而還有牛奶與水果。多餘的餐食,才能讓學生帶回家充當晚餐。後續,許董為讓學生增得國際觀,出資辦理第8節課輔,周末英語與作文班。4年,共捐助左中超過300萬,而左鎮國中,也擺脫台南縣最小學校的前5名。目前也有學生上了國立大學與有名氣的國立科技大學。

許董急公好義,熱心助人,慷慨助學,待己卻是克勤克儉。我到台北功福辦公室,才知道,一群年輕夥伴,嗡嗡嗡的忙碌,面露笑容,認真打拼,各個朝氣神勇。他們的辦公室不是豪華寬敞氣派,相反的,是老舊壅擠,但是,我看到他們團隊的和諧融洽,佩服萬分。許董開著一部豐田國民車,南北奔波。問他為何不買個雙B,增加舒適?他笑笑,車能夠代步就好。從台北到台南,他鮮少搭乘高鐵,都是搭火車,他說,不趕時間。我從他身上,學到不少哲理。不炫富、不搶鋒頭、淡泊名利、「我要用經營企業的理念,來做好事」等等。

民國98年遴選回母校—台南市善化國中—擔任校長,滿懷喜悅與感恩,又見許多昔日恩師,倍覺溫馨。人會老,環境會變,而教誨之愛與期盼,應是永恆。老師退休了,仍回校擔任志工,為的是曾經努力耕耘過的地方,難捨的是這份執著,期盼他的成長與茁壯。最自然的,我們都是身在福中的一員,但是我們常忘記這份愛與情,須在某個特別的日子裡,才會感動不已。這段期間,與許董仍保持密切聯繫,不時,從他的言談,啟發我待人處事的靈感與先知的作為。

我還是喜歡與學生說故事:

親愛的孩子們,這年齡是最心煩父母的嘮叨,又得無奈的接受師長的所謂「諄諄教誨」,再加上無數的考試、作業的煎熬,讓你滿腹委屈,甚至心事無人知。或許目前的你,正愁於青澀的愛情不順遂,又欠缺知心人相提攜,苦惱不已。或許目前的你,正不知所措於家庭的變故,擔心害怕,卻又無能為力。或許目前的你………………

親愛的孩子們,當你無助、惶恐、擔心時,你選擇什麼方式來克服困難或解決問題呢?讓我告訴你兩個例子,願能助你一二。

你知悉群雁飛翔時,領航者累了,就換別隻雁子來帶領,群雁相互扶持,藉由彼此的拉升力,而達到省能省力的效果,也才可飛行千里。人生不也是如此嗎?團結互助,發揮人性最純潔、最善良的一面,讓人文永續流傳。

有一回,一位慈濟的師姐,向我收贊助金,而她本人捐獻額度高我許多,卻向我道謝,問其因,告知我「感恩我給她做功德的機會」,我感動莫名,懺悔不己。猛然間我才驚覺,原來她就是一隻春夏交際的蟬,她在撥種喜悅、感恩的福田。

所以,當我遇上困難、問題,我會用理性來冷靜思慮,用智慧尋求支援,勇敢面對問題,挑戰自我。我總覺得學校、老師,是我們的另一個避風港,因此我常向恩師求救,向同儕請益。親愛的你,你將如何面對人生呢?你是否準備好了,要當一隻先知的蟬了呢?

102年,適逢55歲又任期滿,我討厭當時校長遴選辦法,選擇退休。又在許董鼓勵下,籌備教育發展協會,為感念許董仙翁—許公全成先生,一生行善助人興學,建議以仙翁名諱,成立「臺南市全成教育發展協會」,扶持弱勢。早期我們幫忙學校社團或傑出項目發展經費,弱勢輔導學習經費,急難救助,103年下半年,開辦國中高關懷學生輔導業務,期待,每個學生都能找到學習舞台,學有一技之能,將來能順利銜接高中職課程,而不至於中輟或行為非行。讓社會減少暴戾之氣,多一份溫馨與祥和。誠如許董說的,少一個陳進興、鄭捷,遠大於多一個李遠哲。佛心慧語值得後輩深思效仿。

許董笑稱古有沈光文,而今善化當有其後繼乎?這回,我笑笑,不敢褻瀆先賢,只能學習其慈悲精神,緬懷先人,繼續剩餘價值,投身我喜愛的教育輔導工作上。期待我們這群「老一輩」,能激發社會的熱情,關心另類的孩子,讓教育更周全。

我常想,遵守自然界的律動,循著常理,做一隻平凡的蟬,因而日子也變的規規矩矩,心安理得。若在春夏交際的五月,卻已高歌,催熟果芒,是急躁?是偷跑?抑或是洞燭先機?聰明的你,了然於胸?學習許公、許董做一個先知,釋放智慧,普渡眾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