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台文化祖師沈光文


提供者:胡清旺總幹事

 

生平傳略


沈光文(一六一二­­~一六八八),字文開,號斯菴浙江鄞縣寧波)人,生於明神宗萬曆四十年(一六一二年),是明朝大思想家陸象山門人沈煥的後代,聰慧敏學,尚志氣,矢志用世,身為明故相後裔,十九歲中副榜,二十五歲(一六三六年)以明經貢太學,後晉工部侍郎,累遷太僕寺少卿。西元一六五一年,由潮州航海至金門李率泰知其義正名芳,密遣使以書幣聘之,公焚書返幣,辭而不赴。時事不可支,乃留,因思卜居泉州海口,舟過圍洋頭,忽遭颶風飄至台灣,時台地為荷蘭所據,公受一廛以居,極旅人之困。

一六六一年鄭成功驅逐荷蘭人,佔領台灣聞公至,大喜,「以客禮見」,以禮相待,「令麾下致餼,且以田宅贍之」。翌年鄭成功薨,鄭經繼位後,多革父之臣與政,公不滿其施政理念與作法,做<台灣賦>諷之,險遭殺身之禍,乃削髮變服為僧,避入羅漢門(今高雄縣內門鄉),是時結茅社以自隱,伴野鶴以清遊,日則趺跏恬坐,夜則步月閒吟。曾云:「無廿載飄零絕島,棄墳墓不顧者,不過欲完髮以見先皇帝於地下爾!而卒不克,命也夫!」。

沈光文遁入空門後,仍出入附近的目加溜灣番社(荷蘭人稱為Bakloan,今善化),教授平埔族民眾漢文,一方面教學吟詩,遍遊各地;一面則行醫濟世,凡登涉所至,耳目所及,無鉅細皆有記載。於此流覽怡情,詠歌寄意,加以內地文士聚集,光文便於一六八五年與季麒光韓又琦趙可行等人「爰結同心,聯為詩社」,使光文四十餘年拂抑未舒之氣,鬱結欲發之胸,得以歌詠寄懷,詩社訂名「福台閑詠」,後因「蓋台灣之山,在東極高峻,不特人跡罕到,且從古至今,絕無有題詠之者」遂改名「東吟社」,開了台灣文人連結詩社風氣之先,亦為台灣詩社之濫觴。

沈光文在台整整有三十六年之久,自荷蘭以至氏盛衰,皆目擊其事,「海東文獻,推為始祖」,著有<台灣輿圖考>、<文開詩文集>、<台灣賦>等。其經歷荷蘭人統治、氏三代經營、滿清的一統,此期間其精神、肉體雖飽受煎熬,但卻是一位中華民族文化在台灣的傳播者。

氏一六八八年死後葬在善化里東堡,今善化火車站前公路北,車站職員宿舍的後面,唯墓跡已不存。現則立有「沈光文歸宿處紀念碑」以玆追思與感懷。

沈光文在台記事,列表如下:

年代                             記                              事
1651年 明太僕寺少卿沈光文遇颶風漂流至台
1666年 沈光文因讒言仍熾,避至羅漢門(今高雄縣內門鄉)教導原住民兒童漢文
1674年 沈光文自羅漢門避居目加溜灣社(今台南縣善化鎮),設立私塾,教育平埔族人
1681年 鄭經卒,諸鄭復禮光文如故
1685年(康熙24年) 沈光文創東吟社,為台灣詩社之肇始
1688年 沈光文逝世,享年七十七歲,埋葬在善化里東堡(今善化鎮,現有沈光文紀念碑)。
1982年(民國71年) 開台先師沈光文因倡學有功,而受民同意將其神像入祀,與善化鎮慶安宮「五文昌」合祀,成為全省獨一無二的六文昌廟

 

文獻初祖

『心存故國,結社吟詩,台灣文獻推初祖。志復中原,行醫敷教,太僕風徽啟後人。』沈光文是最早由中國渡海來台長期定居的文人,全祖望的〈沈太傅傳〉推崇他:「海東文獻,推為初祖。」季麒光云:「從來台灣無人也,斯菴來而始有人矣;台灣無文也,斯菴來而始有文矣!」顯見沈光文台灣文學的歷史地位。鄧傳安建「文開書院」於鹿港,其從祀議云:「考太僕生平,根柢於忠孝,而發奮呼文章」又書院記云:「以論海外文教,肇自寓賢鄞縣沈斯菴太僕光文文開者,爰借其字,定書院名,以致有開必先焉。」


沈光文精詩賦,著有<台灣賦>、<東海賦>、<檨賦>、<桐花芳草賦>與<草木雜記>,因此,亦被後世尊稱為「台灣文獻始祖」。
台灣文化播種者東遺老有三:朱之瑜舜水(一六零零~一六八二)乘桴浮於海,為日本國師;其次是黃宗羲梨洲(一六一零­~一六九五),微言大義啟迪孫中山,終能推翻滿清沈光文斯菴(一六一二~一六八八),飄來台灣,化蕃教民,是台灣文獻初祖。沈公是台灣文化的啟蒙師,台灣大學盛成教授認為台灣本島的教育、詩、文、賦均始於沈氏。更難得的是其成就了「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堪稱台灣文化的播種者。  台南縣藝術學院蘇ㄧ志教授更尊稱沈公為「台灣孔子」,肯定了這位居功厥偉的「開臺先師」,及其敷教弘道的淑世精神。 流寓文學第一人連雅堂的《台灣通史》〈藝文志〉:「台灣三百年間,以文學鳴海上者,代不數睹。氏之時,太僕寺卿沈光文始以詩鳴。一時避亂之士,眷懷故國,憑弔河山,抒寫唱酬,語多激楚,君子傷焉。」沈光文的確是被史家視為首先把中國舊文學帶來台灣的播種者,也肯定他帶動了一時流寓文人抒情酬唱文學的風氣。

留下的大量詩文,參與結社,立塾授徒,其所創「東吟社」更為台灣詩社之濫觴。他的詩文中,自然也少不了他作為「明朝遺臣」、心存「反清復明」的美夢。流寓他鄉的鄉愁,常使詩人望洋興嘆,思念親人的情感,常讓他望月思鄉,這構成了他流寓文學的主調,確已首先立下了流寓文人的典型。

移居海島,漂泊流浪,其<懷鄉>云:「萬里程何遠,縈迴思不窮。安平江上水,洶湧海潮通。」而<詠籬竹>則表現了他的忠貞狷介,借物寓志:「分植根株便發枝,炎風空做雪霜思。看他盡有參天勢,只為孤貞尚寄籬。」寫的是自身的堅真和困窘。此外,沈公居台日久,對民情、風俗、產物耳熟能詳,筆之於詩,<番婦>:「社裡朝朝出,同群擔負行;野花頭插滿,黑齒草塗成。賽勝纏紅錦,新莊掛白珩;鹿脂擦抹慣,欲與麝蘭爭。」

沈公在台灣灑下詩的種子,更是遺民文學、鄉愁文學、鄉土文學的首倡者。

 台灣詩賦創始者

近人台灣大學教授盛成,撰荷蘭據台時代之沈光文,有云:「余以為台灣之教育,實始自沈公教學番社始,繼荷人而教以漢字也。而台灣之文獻,始自沈公之<台灣輿圖考>,成於荷治時代。台灣之賦,始於沈公之<台灣賦>,亦當起草於荷治時,成於延平之死後。台灣之詩,始於沈公之<寄跡效人吟>,亦成於荷治時代」足見,沈光文可謂台灣詩賦的鼻祖。

書法教師汪崇楹醉心於「開台先師」沈光文的詩賦,多年來用毛筆字細心書寫沈光文各式作品,近來終於完成長篇的<台灣賦>書卷,他表示,在善化慶安宮文物館成立之際,將致贈<台灣賦>給文物館當作開館獻禮,期呈現善化鎮舊時的鼎盛文風。

「台灣遐島,赤崁孤城,名門鹿耳,鎮號安平…」是早期文學家沈光文聞名後世的<台灣賦>,內容描繪當時台灣的地理環境、農牧業、交通狀況、住民生活及戰爭狀況等,總共有一千七百七十字之多,堪稱台灣簡史的第一筆記錄。汪崇楹先生為了將<台灣賦>留作後世紀念,用隸書體逐字書寫在書卷上,字數洋洋灑灑達千計以上,意義非比尋常。

其<台灣輿圖考>則是沈公在台跋山涉水之際,所譜寫台灣首見的地理篇章,是研究本島地理最早的文章,以赤崁城(台南市)為軸心,記載了台灣人跡可到之處的幅員道理。

季麒光沈光文的作品:「從來台灣無人也,斯菴來而始有人矣;台灣無文也,斯菴來而始有文矣。菴學富情深,雄於詞賦,浮沈寂寞于蠻煙瘴雨中者二十餘年,凡登涉所至,耳目所及,無鉅細皆有記載。其間如山水、如津梁、如佛宇、僧寮、禽魚、果墓、大者記尋源,小者辨別名類,斯菴真有心人哉。」今稱他「台灣文獻初祖」,可謂名實相符,受之無愧。

一生著有<台灣輿圖考>一卷、<文開文集>一卷、<文開詩集>二卷、<台灣賦>一卷、<草木雜記>一卷、<流寓考>一卷。清人據台時,沈光文已老,差不多是前朝遺臣中的碩果僅存者,諸羅知縣季麒光,設學首課儒童,禮賢下士,照顧沈光文的生活──「為粟肉之繼,旬日一候門下」,並因此聚集了一些「寓公」,倡議結成詩社,謂之「東吟社」,成員列有十四人。原名「福台閑詠」,後改東吟,為清人治台初期文壇盛事,亦為台灣第一個詩社。

 開臺先師

<目加溜灣懷古>

蘇東岳

『北帶曾文水有湄,南連赤崁地無皮;文開一脈傳今古,灣裡騷人好護持。』

沈光文於目加溜灣設帳教學,其教育和文化融合了漢人與原住民,故被稱為「開台文化祖師」,終其生於善化教習蕃人,因而被稱為台灣文獻第一人。季麒光講:「台灣無人也,斯菴來而始有人矣;台灣無文也,斯菴來而有文矣!」故見沈光文在台灣文學的關鍵性地位。一九八二年,開台先師沈光文因倡學有功,而受民同意將其神像入祀,與「五文昌」合祀,成為全省獨一無二的「六文昌」廟,為南縣崇賢立祀之盛舉。

 沈公光文神像碑

 


臺北市寧波同鄉會,為紀念這一位偉大的同鄉先民,反清復明的民族義舉,及宣揚民族精神,曾由該同鄉會理事長沈友梅(立法委員),教育部視察陳如一等人員,向有關當局呼籲重視這位台灣的第一文豪,臺灣的文獻始祖,臺灣的詩壇始祖等事蹟,表揚其在臺灣播種了中華文化種子,及其堅貞的民族精神,於是促請立碑入祀之事。
在慶安宮文武殿立「沈公光文神像碑」,其碑文如下:「沈公光文,字文開,號斯菴,明季浙鄞縣人也。當清兵入關,公扈從魯王,靖閩浙,由太常博士晉工部郎中,遷太僕寺少卿,辛卯輾轉來台,奉明正朔,服明衣冠,在今台南善化設帳講學,結社吟詩,行醫活人,敷教弘道,辛丑,鄭成功經略台灣,驅荷抗清,台胞聞風響應,襄助義師,實有賴沈公十載教化之功也。甲午戰後,日據台灣,台胞前仆後繼,奮起抵抗亦受沈公遺教之所致也。三百年來台灣文風鼎盛,至今有詩社三百餘處,推公為文獻初祖,教澤長也。民國六十七年奉台南耆紳洪調水、郭良恩諸先生叢起立碑建坊,紀念沈公,今又為公造像入祀善化慶安宮武聖殿,與五文昌共祀千秋,尊賢樂道,足以勵世也。公生於大明萬曆四十年壬子九月二十四日,卒於清康熙二十七年戊辰七月十三日。今值進殿陞座之日,爰為之記,以垂不朽。

立法院立法委員 台北市寧波同鄉會  沈友梅 敬撰并書

中華民國七十一年中秋節敬立」


沈光文立像紀念碑也出現大陸版,據了解,明末遺臣沈光文在三百多年前來台於善化鎮教書,最近沈公故鄉浙江省寧波縣鄉親,獲悉善化鎮人士很重視其一生事蹟,因而也在距寧波市約十五公里處的東錢湖畔,豎建沈光文立像紀念碑,沈公紀念碑橫跨兩岸,堪稱台灣第一人。

 

獨ㄧ無二「六文昌」

民國七十一年十月一日,適逢壬戌中秋,善化鎮舉行「開台先師」沈光文公神像的陞座典禮。由台北市寧波同鄉會以香梓木雕成一座身高一尺六寸的沈公神像,從台北恭迎至善化慶安宮的文武殿,隊伍抵達慶安宮牌樓前,牌樓兩側一副詠贊沈公的對聯:「光輝流海島,持節二十年,自古精忠傳外史;文化肇瀛洲,遺徽三百載,至今朔望仰東山」。經過一番隆重儀禮後,進入後殿,向高居在上的關聖帝君上香參拜,才把沈公神像捧上神龕,安放在「五文昌」之前,變成全省獨一無二的奉祀「六文昌」之廟,可謂南縣崇賢立祀之盛舉。隨後由沈氏宗親會及雲林大埤鄉豐岡村沈公後裔等數百人,共同舉行入祀祭禮大典。


爾後,便將沈公釋奠大典定於中秋節舉行。每年中秋節,台北寧波同鄉會和沈公來台後在雲林縣大埤鄉的後代子孫,都會不約而同齊聚慶安宮及沈公紀念碑前憑弔膜拜。民國九十二年中秋,開台先師沈光文的第十代、十一代子孫沈允在等四人及善化文教協會等近廿人,依古禮祭拜,儀式莊重嚴肅,據沈允在表示,此次是人數最少的一次。

然本踏查團隊於今年(九十三年)五月一日至慶安宮踏查時,據慶安宮委員指出,近來慶安宮委員會及地方人士商討結果,決定將龕座上的沈公神像移前,不與「五文昌」並列,據廟方表示要以「開台先師」之「沈老師」身分將之獨立,並加宣揚,迨文物館完成後會將之遷移至沈公文物館獨立陳列。然此舉引起地方文化人士的不滿與質疑,台南藝術學院蘇一志教授指出:「沈光文不只是善化沈光文,更是全台的沈光文,其地位應不亞於五文昌帝君」,堪尊為「台灣孔子」,肯定了「開臺先師」沈公對台灣及善化教育的貢獻,對於廟方認為人、神不能共祀,便將沈公神像移除的理由太過牽強,無法接受。教授指出,目前朝向興建「沈光文紀念書院」的目標而努力,若能成就此番美事,對於善化的文風與鄉土教育將推進一大步。

 

善化行腳

<沈公教學處懷古>

王景亮

「樹幹檳榔想昔時,溜灣風景月空遺;啟蒙番社人何在?留盡興亡幾賦詩。」

昔時教學遺址處


沈光文在目加溜灣設帳教學,一介書生,佈曲鄉間,懸壺濟世,嘉惠生民。其當初的教學地點,約當現今善化國小校前的道路一直上北,據聞此地帶昔時是為繁榮的街衢,現在由田中發現當時的遺物可以證明,路右有一村落僅有五六戶,名為「社內」,據鄉紳耆老說,這裡就是目加溜灣的遺跡,曾為沈光文的教學處,東望青巒真是個好地方,沈光文有堪輿的素養,所以擇定在這好地方設教學處,亦理之當然乎。

今日教學紀念碑

然後人為感念其貧賤不能移的志節與矢志救世的氣概,在善化文教協會的努力與奔走下,於民國八十六年由會員洪景星先生,提議促請擇地為沈光文先生立碑,幾經勘查及土地取得的考量,擇於善化國中校門外為最佳立碑地點。

紀念碑為方形立體碑柱,東面鐫刻「沈公光文教學處遺址紀念碑」,西面刻有建碑緣由:「善化文教協會,為緬懷先賢,激勵來茲,發起興建本紀念碑,多次與地主洽商,終獲其慨然提撥用地。由善化國中八十六學年度家長會贊助捐建,總工程費新台幣壹拾壹萬元正,於民國八十七年十月竣工」。南面刻有:「沈光文先生事略」:「沈光文,字文開,號斯菴,明末浙江鄞縣人,淑世為懷,累官太僕寺少卿,時逢亂世,乘桴來台,為鄭成功延攬,獻替良多,鄭氏式微,政風乖違,輾轉而抵目加溜灣社(善化),教學行醫,結社吟詠,遂成台灣文獻初祖。」而在學生進出校門最醒目的北面則鐫刻:「敦品勵學」,期學生能耳濡目染,有所觸發與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