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內的金剛和菩薩


文:全成教育發展協會
     許嘉富理事長




在台南偏鄉大內區的大內國中,有一座教育部體育署設立的舉重訓練營,數十位來自各地國中、高中、大學隊員都住在校內,由兩位教練負責訓練和生活管理。

兩位教練–他們從前是師生,現在是夫妻與同事,最難得的是他們又收容了十五位弱勢的學生,再加上自己的兩個孩子,總共養了十七個小孩,男孩由丈夫楊豐田安排住在校內舉重營內,女孩由太太陳涵彤安排同住家中。

十一月八日上午全成教育發展協會總幹事善化國中胡前校長、麻豆國中何校長和我在參加完大內國中校慶運動會,並捐款十萬元給舉重營後,由永仁高中王校長引介到舉重教室取經,並請求舉重營幫助協會所帶的高關懷邊緣學生。

身高不到150公分的陳涵彤曾是國家舉重代表,在奧運中得到第六名,她的身材異乎常人,有寬潤的肩膀,厚實的背部與粗壯的手臂和腿部。明亮的眼睛在潔淨的臉上發出祥和的光芒,用柔順的語氣委婉地述說她的故事和心得:二十年前我就讀大內國中時,我不相信任何人,對別人時時保持戒心,用尖銳的言語、態度、表情保護自己,攻擊別人,因為我生長在不正常的家庭,幼年、少年成長的過程很坎坷,充滿著不安,當時的我對社會充滿了怨恨,甚至別人對我的關懷,我也認為他們在輕視我、嘲笑我、鄙視我。

直到有一天體育老師楊豐田(就是我先生)注意到我,他對我採取嚴苛的訓練,藉由運動讓我發洩掉所有的體力、精力,宣洩我不滿的情緒,進一步再培養我成為舉重選手,參加各種比賽,由縣、省、全國到國際比賽最後得到奧運第六名。雖然不能為國帶回獎盃,但也得到教育部體育署的認同,在大內國中成立舉重訓練營,我非常感激大內國中和我的先生(當時的體育老師),使我的人生完全改變,我當然要回饋,現在台南偏鄉有很多和我當年一樣的孩子,我們會盡力收容他們,讓他們成長過程中有正常的家庭生活,進一步再改造他們。

身材超過180公分的楊豐田教練,在粗獷的外表下,有著慈悲的心腸,他和我們分享他的心得與經驗;他說:教育是家庭、社會與學校共同的事,這些不愛讀書的孩子並不壞,只是失去了自信,在學校得不到老師和同學的認同甚至受到排斥,在家中得不到他們需要的關愛,所以才到社會中找同道互相取暖,只有像我們夫妻這種成長背景的人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他們要什麼,舉重營中有很多同類的隊員,我們收容的十五個孩子更是這一類型。我們不只訓練他們舉重,更希望他們回到正常的生活,接受正常的教育,我要求他們把所有的舉重器材維護的很好,場地乾淨整潔,浴室、廁所、寢室、廚房、都要他們自己動手整理,洗刷擺放,從動手做出來的成果中找回自信,找到別人的認同與尊重,然後才能尊重別人。

陳涵彤教練補充說:每一個舉重選手獲獎上台領獎時都會想哭,不管那一國的選手幾乎都一樣,因為身世背景大都相同,回想起訓練過程的危險、嚴苛、辛苦才能得到今天的上台領獎,我們都會激動到想哭,有位在今年亞運獲得女子自行車金牌的選手也是和我一樣的背景。

不愛唸書的孩子他們也許是好奇、好動、不安、得不到尊重,失去信心,失掉溫暖,他們不應該被當作垃圾,丟出校門外,一把火燒掉。邊緣的孩子,更不應該讓他們掉到罪惡的深淵,甚至把別人推到悲苦的世界,就算他們是某些人眼中的垃圾,今天垃圾的處理,也應該分類後再回收,大多數的垃圾都可以做為資源回收,何況他們都很年輕還可改造。最後楊教練向我們說,送來吧!把麻豆、善化國中的搞怪學生送過來,我們舉重訓練營的學程,對他們一定會有幫助的。

眾多的哪吒太子化身在台南遊走嘻鬧,唯恐這些孩子迷失方向,走到邪路,傷了自己,害了別人,怒目威儀的金剛,低眉慈悲的菩薩,現身在台南大內,悲憫的指引收容這些孩子。回程途中,我在逝去的塵埃裏,隱隱的看見金剛和菩薩忙碌地說服哪吒們回到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