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亮的故事


文:乘風少年執行長
     林哲寧

 
 
14歲,多麼青澀的年紀,而在這年輕的歲月卻必須經歷到喪母之痛。時間停止在2010年的某一天,而心卻在醫院心電圖表的水平面上被遺忘。

小亮的父親與母親早在其幼年即因生活模式相距過大而離異。在小亮眼中的父親是一個極為大男人主義的人,對孩子以及母親都有家暴的情況,故離婚後小亮就跟著母親,而母親也因為在保險業的業績不錯,家中環境尚稱小康,亦能夠負擔孩子的各項費用;但計畫仍然遠不及變化,小亮的母親因等待換心過程中而離開人世,面對著從小陪伴長大的母親離去,對於小亮來說,既自責又心痛。

國中的小亮在班上是典型的開心果,也是同學投以目光的焦點,好人緣的他卻因為經常欺負班上弱勢的同學而成為導師與學校頭痛的人物,加上在外交友複雜,且時有用藥行為,生活與現實之間剝離,母親的過世無疑是雪上加霜。

生活次序的混亂讓父親想盡辦法,故當開法國餐廳的父親有意想讓他能夠與其一同學習廚藝時,就面對了許多的爭執,而父親卻總是以拳頭回應,甚至因小亮因住朋友家多日後返家,父親用鐵鍊栓住他,就像是眾矢之般重重的一拳一拳的揮在他身上,小亮負著傷來到乘風,社工員個個眼眶泛紅,醫藥箱拿出來趕緊幫他擦藥,默默的低著頭的小亮已經分不清恨與愛的界線,而父親的行為模式,也就在這次事件中引爆了原本就已失焦的導火線。

返家後,小亮父親與乘風督導有了『懇親會』見面時間,面對家長,似乎也還是有很多地方必須重新調整以及學習的,小亮父親不得不承認,自己在小亮身上也看到過去的影子,很多的年少狂狷不也是遺傳自己?面對孩子管教方式很多的無奈也是因為多年沒有去陪伴孩子,一味用著原來傳統打罵方式所帶出的反效果也沒有辦法彌補孩子心中母職的缺乏!

傷口癒合了,心情撫平了,時間仍更迭著。當小亮父親開始用不同方式來幫助他們一起成長的過程,期待他能夠在法國餐廳努力學習,加上他本身對於餐飲方面有足夠興趣支撐,因此週末固定到餐廳打工也就成為了他重要而規律的作息,學園老師看到他對於自己的未來能夠有方向都不甚欣慰!

『老師!你們什麼時候要找週末來我家吃飯阿!』。像這樣熱情的邀約就是從他稚嫩但卻帶有一股自信的嘴角上說出,『我已經會弄義大利麵了耶!』,感覺神色飛舞的他仍然是老師同學的開心果。

小亮知道自己將來未必會繼續升學,但是能夠朝向專業PRO級的小廚師則是他目前最大的心願。

六月三號這天是學生的畢業典禮,頒發證書的音樂放的是五月天的『出頭天』,歌詞當中有這樣一句『怎樣我常常摔的頭殼流血 血乾會結痂 失敗也不失志 成功是咱自己看自己得起』。記得在音樂聲中,小亮接過從校長手上證書,走回到座位,心情尚稱平靜,緊接著是播放家長的影片,因為小亮父親今天缺席,小亮也沒期待父親的到來,但是當影片中出現媽媽的照片,小亮的眼眶再也沒辦法止住淚水,心跳頻頻加快,母親的照片讓小亮感受到自己在場不孤單,也告訴自己離開這裡後,更該帶著母親生前的期待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是的!誠如歌詞所寫,傷口會結痂,所謂的成功千萬別奢求要別人看的起,而你自己有沒有看得起自己才是重要的!

帥氣俊俏的臉龐下,沒有人知道面對母親離開後要能夠有更堅強的意志, 小亮的努力除了父親和社工知道外,抬起頭,仰望星空,找到最亮的幾顆星相連組成的不是指引方向的星群勾勺,而是慈母時而眨眼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