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漢的故事


文:乘風少年執行長
     林哲寧

 
 
學園成立的目標就是期待能夠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當孩子沒有選擇放棄自己而願意來到乘風學習,乘風也會謝謝你,因為你讓乘風幫你開啟生命中最珍貴的角落。

一個曾經在小學就被學校當中判定是「輕度智障」的小傢伙,第一次看到他,眉清目秀,口齒清晰,壓根都沒有辦法想像這樣的孩子有任何智力狀況,但是在他升上八年級後,卻主動跟學校要求從資源班離開,而想轉往普通班就讀,但也面臨了不少學習上的困難。除了原本對於語意、閱讀、理解上的困難外,在人際互動上面也偶遇挫折。

面對學校老師的放棄,學園無疑是他另外一個出口。在剛來學園時,細漢總是坐在前面,但也沒有回應老師,某一次上課我將一篇文章發給大家,發現當大家都讀完,細漢卻仍然沒有回應,經詢問後發現其跟同年齡層相比是有動作較慢的狀況,頓時發現他的學習力不夠。

細漢平時話不多,因為父親工作時間長,母親在醫院排班制,很難陪伴他,故細漢在外面不論是用藥、參與八家將等行為狀況都很嚴重。面對外顯行為的狀況,作為社工的我們,能做的是儘可能去看他好的一面。在晚上睡覺前,我為細漢禱告記起聖經這段話:「帝揀選愚拙人,使自認聰明的人羞愧;上帝揀選軟弱者,使自認為堅強的羞愧;上帝揀選被輕視的人,成為貴重的器皿。」,我發現剛強的外表下,越是需要上帝的愛去關心他,才能夠融化他內心的真實感動。

在接下來的日子中,我眼中的細漢是

一個在打漆彈時即使子彈用盡也絕不投降的小戰士

一個用盡力氣學習打鼓,縱使最後一個學會也不放棄的樂團靈魂鼓手

一個相挺朋友,卻勇敢去面對自我的生命鬥士

數算乘風的每一天,細漢踩著自己的步伐去過生活,下學期末是他因為法院案子要開庭的時間,他每天都擔心結果,偶而跑來找督導聊天,也不說自己哪一天要開庭,為的就是怕我們擔憂。在需要我們協助前,總會低著頭不發一語,默默的走到我們旁邊,用輕鬆的口氣說﹕「ㄟ,老師,我……這禮拜四要開庭,開那上次那個事情…」。

總是用讓人不擔心的口吻去陳述一件對自己非常重要的事情,在大家眼裡總是特別讓人疼惜,擔心的是開庭結果,但是微笑的面容總藏不住憂鬱的真實,天真的笑容下,看到的是一顆單純的心意,而卻減少他人負擔的真性格!

永遠都記得細漢常常問我說:「你覺得我的髮型好看嗎?」,看著他單純而朝氣的笑臉,我總是說:「超帥氣的唷!」對他而言,鼓勵無疑是最好的禮物。來到學園的細漢,能超越自己而不因被貼上標籤而限制,願意跨越自己在家庭的限制而讓學園成為他第二個家,更願意讓我們成為身邊看顧他的小天使。

上帝關上一扇門的同時,也開啟了另一扇門,細漢選擇在他的路上能夠從一個被認定有輕度智障的孩子。來到乘風後,去探索他能達成的極限,甚至能夠數算改變了多少。畢業典禮的影片中,細漢的母親感謝乘風的社工,讓細漢活出了朝陽的生氣,靠他全身的力氣活出屬於他的樣式。

夜深了!我向上帝禱告,感謝學校有機會讓他來乘風,因乘風讓他從一個差點成為“自證式預言”下的孩子到最後有莫大的進步; 因你的雙手,輕輕捧住細漢,讓他用自己去碰撞這個世界。也許路程跌跌撞撞,但突破每一個障礙,在最後一分鐘的時間──踢破困境遂而射門的最佳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