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識台南之子


文:乘風少年執行長
     林哲寧

 
 
2014下半年,人生稍微轉了個彎,帶著「乘風」的團隊進入台南,台南我向來不陌生,每年必造訪數次。

這次的相遇,是和老台南之子(許董、胡校長)合作,輔導、陪伴這群調皮、活潑的小台南之子。

上學期我南下督導乘風的阿哲(班導師)2次,也近距離觀察了善化、麻豆的國中生。一次遇到「樹攀」課、一次是「溜冰」課;相處次數雖少,但印象深刻。

古城老樹多,「樹攀」就直接在兩所的學校內進行。在善化時,「細漢仔」在教練講解時不專心,看著我的防水相機,輕恌地問:「這相機真的防水?」「應該吧!」「那我試試看」接著就刻意姿態緩慢、邊觀察我的反應邊吐了好大的一沱口水,這動作好像在測試「外來和尚」的功力。

面對這樣的「冒犯」,我當下就只是淡淡的說:「這相機防水功能不錯吧?!應該沒有廣告不實喔」。

我想,我應該過關了吧?

還有善化的「砂石車」,人如其綽號,受限身材過大而難以攀上樹(私下很為老樹慶幸!),但氣勢、嘴巴功夫砂石車可不饒人,就算爬不上去也在樹下邪邪唸。但是啊,一看到胡前校長的出現,他卻馬上像一隻馴化的老虎,尋求長輩的認同,搶著說自己表現有多好,校長都沒看到…云云。

令人不禁想,到底砂石車是披著羊皮的狼,還是披著狼皮的羊?

再來聊聊麻豆的少年「歐A」。

溜冰課這天,發生學生「阿宏」大爆走事件,早上進行「手拉坯」課程時,他故意將黏土做成性器官,接著拒絕重做,並開始討煙抽、往外走。被班導師阿哲婉拒後,阿宏就開始跑給阿哲追。阿哲若年輕20歲,或許有機會,但青春少年兄腳下有風火輪,只能讓阿哲徒呼負負。

然而這次太過分,人跑不見蹤影、邊跑還邊幹醮,手機不接,只好回報學校與家長…下午,阿宏終於軟化,願意歸隊,然而一看到老師,情緒又起來;此時,就看到歐A,很有氣概伸出手掌的把老師擋在外頭,去跟阿宏好好「說道理」。

結果還真的有效,不消一分鐘,阿宏就被勸回團體裏。將來,歐A要是想當唸社工系,我一定幫他寫推薦函。

短短兩天相處,體認到工作人員的不容易。

與台北相比,同樣的非行少年,一樣的桀傲不馴,台南少年即使少了點自信,卻更多的率直與善良。

正如哥林多前書13章13節:「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相聚時刻不論長短,且讓我們彼此珍惜每一刻,因為有「愛」,生命的影響就得以持續流轉。